鈴木退出,長安五菱大幅下滑 低價車為何又賣不動了?

2018-09-07:   編輯:www.omklfx.live   來源: 未知

鈴木退出,長安五菱大幅下滑 低價車為何又賣不動了? 寶至尊和田玉 李韓兆電視劇云門 編者按:中國汽車市場又到了一個關鍵的時間點。盡管整體數據還在保持增長,但各個企業感受到的壓力已經真真切切,負增長成為大多數企業今年必須面對的現實。在消費環境整體萎縮的背

鈴木退出,長安五菱大幅下滑 低價車為何又賣不動了? 寶至尊和田玉 李韓兆電視劇云門

  編者按:中國汽車市場又到了一個關鍵的時間點。盡管整體數據還在保持增長,但各個企業感受到的壓力已經真真切切,負增長成為大多數企業今年必須面對的現實。在消費環境整體萎縮的背景下,要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了。在市場狂歡的時候,任何人都可以分羹茍活,但市場一旦萎縮,生與死的問題便開始顯現。困境中的企業各有各的難題,從成都車展的產品上可以窺見他們短期的未來。正如我們上一期專題所說,毫無疑問,一場大調整正在進行,而2018年將是一條分界線,在這樣的變化時期,該怎么辦?

  拼多多“亮瞎眼”的二季報成了國人“消費降級”的最有力證據,但創投人士和經濟專家們卻說消費降級純屬誤讀,認為消費升級的趨勢一直在延續,從未被打斷,而汽車消費領域的變化就是最有力的佐證。

  曾經席卷中國的低端車是按照怎樣的軌跡消亡的,似乎少有人注意到。但幾天前,國人熟悉的一個合資汽車品牌——長安鈴木做出了最后決斷,以1元的價格,鈴木將50%的外方股權賣給了長安汽車(行情000625,診股),也宣告這個曾經的“小車之王”正式退出中國。而在1個月前,半年虧了近7億元的一汽夏利(行情000927,診股)也宣布,以不低于1元的價格對外拋售子公司一汽華利的全部股權。

  如果說夏利和鈴木的憾別是時代發展的必然選擇,那么在過去幾年銷量驚艷的一些“神車”,包括合資自主的低端低價車型,以及五菱宏光、長安微車等,同樣開始面臨著多重因素帶來的下滑趨勢。

  而在這些開始“賣不動”的低價車背后,并非簡單的消費升級所致。從低價位的汽車發展來看,其實早已經經歷了一次“大蕭條時期”,微車最具有代表性。在2006年以前,在中國的微型車市場,五菱、長安、哈飛、昌河等幾大微型車品牌幾乎輪流坐莊“一哥”位置。但隨后,微車市場開始衰落,曾經的哈飛、昌河等倒閉破產,長安失去了微車第一的位置。而在A00級車市場,雪佛蘭、鈴木、奇瑞、長安、比亞迪(行情002594,診股)等也基本退出了這個低價車市場。

  消費升級只是一個支點,杠桿的那頭,將低價低端車撬動拋出車市的,是自主品牌升級、SUV熱銷、新能源汽車消費趨勢等綜合因素帶來的新消費環境和性價比體系。在今年的成都車展上,A級車的價格體系被再度重塑。包括吉利繽瑞、全新福特福克斯、標致408在內的新車,掀起了顏值、智商都在線的比拼,新一輪技術型的“性價比”競爭已經狼煙四起。

  鈴木退出與“低價車”頹勢

  “現在太便宜的車看不上,看上的車又太貴,”個體經營者王先生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自今年4月去了趟北京車展后,最初想買的車就再也入不了他的眼了,超出預期的更高檔次的豐富車型,讓他陷入糾結,至今仍未出手。

  王先生最終的選擇難以預測,但可以肯定的是,“經濟適用”已經不再是國人對汽車的需求標準。與其對應,時刻盯著“消費需求風向標”的車企也開始調整重心,單純以“低價”取勝的產品逐漸撤出。

  鈴木放棄中國市場的征兆早已出現,最終日本鈴木與鈴木中國以1元出讓在合資公司長安鈴木中的外方股權,退出耕耘了25年的中國市場,也并未引起太多驚訝。收購完成后,長安鈴木將不復存在。

  事實上,對于一家2018年上半年只賣出2.6萬輛的合資車企而言,生存空間早已不存在。鈴木在上世紀90年代初進入中國,其奉行的低價小型車戰略在長達十幾年的時間里引導著中國汽車消費的風潮,但國內小型車市場不斷萎縮,雖然鈴木嘗試在SUV等新品上做文章,但最終效果不佳。

  與鈴木同時代的競品基本殊途同歸,桑塔納早已退市告別、夏利宣布被雪藏。早在幾年前,在第一輪的消費升級中,第一代低價車型已經灰飛煙滅。而一汽夏利和長安鈴木、昌河鈴木等企業的“清理”也基本完成。

    本文鏈接:http://www.omklfx.live/qc/hydt/2018/0907/440839.html
    轉載請保留此鏈接!


  • 責編:1330595742



黑龙江体彩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