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行300多公里返崗:一位湖北鄉鎮醫生的抗疫故事

2020-02-12:   編輯:www.omklfx.live   來源: 網絡整理

騎行300多公里返崗:一位湖北鄉鎮醫生的抗疫故事

  1月26日晚接到衛生院的返崗通知時,42歲的程群林還在湖南衡陽,與愛人和3歲的孩子一起探親。

  第二天,準備回湖北天門的程群林發現,由于湖北各地均實行了交通管制,他無法乘車返回單位。

  作為湖北省天門市蔣場鎮衛生院的一名醫生,程群林當時一心只想著能快點回去。可眼瞅著封路和公共交通停運的消息,他愈加焦急。

  “我一定要快點趕回去。”程群林琢磨,平時自己就愛好騎行,公共交通停了,但自行車應該還可以走,為何不騎車回湖北呢?

  歷時三天兩夜,騎車回湖北
  說走就走,程群林在湖南當地緊急購買了一輛山地車,并用手機地圖規劃好了路線。電筒、修車工具、充電寶、食物、厚衣物都置辦好后,他還專門買了一床薄被子。程群林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特殊時期,有的酒店不接受湖北籍旅客住宿,而且到達荊岳大橋時大概會是晚上九點,離市區20多公里,周圍應該也沒有賓館,到時候街頭找地方簡單湊合一下。”

  1月29日早晨,他從長沙縣星沙鎮出發,沿國道騎到了岳陽市,第一天他踏著山地車騎行了170公里。“時間一長,手和膝蓋會不舒服。我在心里一直說要堅持,就慢慢就堅持下來了。”程群林已經很久沒有騎這么遠的路了。

  “最難的不是騎行,到了荊岳大橋時才差點絕望。”離湖北僅一橋之隔,但當晚他到達時,輪渡停運、路口設卡,要經過荊岳大橋進湖北只能走設卡的高速路口,而騎單車的程群林沒有被放行。

  已是深夜,騎行一天的程群林有些點體力不支。在橋下他發現了一個廢棄的鐵皮板房,沒多想便走了進去。“晚上很冷,擔心自己睡著以后感染風寒發熱。”程群林回憶,他將出發時準備的幾件衣物都裹在了身上,“迷糊”了幾個小時。

  

騎行300多公里返崗:一位湖北鄉鎮醫生的抗疫故事



  程群林過夜的鐵皮房。 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供圖
  程群林坦言自己當時還是有些恐懼的,但轉念一想,地方偏僻,大家又都在過年,出門走動的人并不多。“天氣冷,壞人都不會出來。”這樣安慰自己漸漸也就不害怕了。

  在鐵皮板房歇下之后,程群林給衛生院打電話說明了自己的處境,院里迅速為他開具返崗證明,并將電子版發到他手機上。

  第二天一大早,他帶著衛生院的證明,向卡口工作人員說明了情況,高速執勤的交警護送他過了橋,到達了湖北省監利縣境內。

  踩著單車,程群林從監利縣白螺鎮出發,經過洪湖市、仙桃市,過了漢江大橋,再到天門市蔣場鎮,歷時三天兩夜,輾轉300多公里,終于趕回了衛生院。

  忙碌的基層防疫
  1月31日一早到達衛生院后,還沒來得及休息,程群林就直接投入到了疫情的防控工作中。他主要負責預檢工作,將不同癥狀的患者分離開。

  
騎行300多公里返崗:一位湖北鄉鎮醫生的抗疫故事


  程群林在賓館房間消毒。

  2月6日,程群林隨鎮政府的負責人一起,將與確診患者有密切接觸史的人員集中轉移至一家賓館集中隔離。

  密切接觸者住在賓館的上面幾層,程群林住下面的樓層。程群林告訴記者,現在自己每天早晨8點左右開始為密切接觸者們準備早餐,半小時后測量體溫,然后進行消殺工作。12點開始準備午餐,中午休息后再次消殺、量體溫,并準備晚餐。

  程群林告訴記者,這家賓館目前一共住著24位密切接觸者,目前情緒都基本穩定。他建了個微信群,有問題大家會隨時在群里溝通,也會在微信上互相鼓勵。

  
騎行300多公里返崗:一位湖北鄉鎮醫生的抗疫故事


  醫護人員和被隔離者的微信群聊。

  有部分年紀大的密切接觸者沒有微信,程群林便會在吃飯或者測體溫時和他們聊天。“他們現在最盼望的就是早點回家。”程群林耐心地從醫學角度解釋患者關心的檢驗標準,告訴他們經過一段時間的隔離,再結合臨床表現和檢驗結果,沒有問題的話,就可以回家了。

  返崗工作后,程群林的家人也很擔心他自身的狀況。“天天都會來問,我跟他們說清楚情況,就還好啦!”程群林顯得很淡然。

  最初,鎮里只派了他一名醫生到賓館駐點,防護物資也比較緊缺。程群林剛來的時候被分配到一個N95、幾個外科口罩、兩套防護服,還有一些一次性手套。

  “剛來的時候一個口罩用了很多天,大家都很缺,沒辦法,防護服也從6號開始一直穿了3天。”程群林說,消毒時,走過摸過的地方都要消毒,密切接觸者的房間里也要用84消毒液消毒。“有時候需要找密切接觸者取咽部標本,很容易直接接觸到病毒,所以結束后沒辦法只能把防護服扔掉,不能再穿了。”

  
騎行300多公里返崗:一位湖北鄉鎮醫生的抗疫故事



  程群林在賓館房間消毒。

  2月9日,天門市疾控中心又增派了一名醫生和兩名護士來賓館,醫護用品也得以有了補充,但還是無法保證不了一人一套,能保證兩個人,另外兩個人只能口罩加白大褂。“大家現在最缺的都是防護用品。”有一件較薄的防護服程群林本來還不敢穿,想著緊急情況時留著備用。“防護用品用完了的話只能向上面反映,市疾控中心也很著急,特殊時期也能理解。”程群林說,“但是應該會慢慢好起來的。接下來衛生院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都是為了集體!”

  來賓館駐點前,程群林把那輛為返崗緊急購買的自行車小心地停在了衛生院的角落里。“往后再騎這輛車時應該都會回想起這段經歷。”

    本文鏈接:http://www.omklfx.live/cj/yh/2020/0212/796756.html
    轉載請保留此鏈接!


  • 責編:財經網



黑龙江体彩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