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泡沫后再現危險一幕:疫情過后,標普500指數將有大變化

2020-05-19:   編輯:www.omklfx.live   來源: 網絡整理

科技泡沫后再現危險一幕:疫情過后,標普500指數將有大變化

  在疫情爆發之后,美股出現前所未有的劇烈震蕩。先是10天4次熔斷,以罕見的速度直接入熊;后又借助美聯儲的寬松貨幣政策瘋狂反彈,光速由熊轉牛。

  股市的動蕩不僅嚇壞了投資者,監管機構也意識到有一些事情必須作出改變,首當其沖的就是標普500指數成分股企業的入選規則改革。那么在危機過后,標普500指數成分股會有什么變動?今天就讓我們一起梳理一下。

  大洗牌:眾多企業或遭標普500指數成分股除名
  首先,經過一輪巨震之后,標普500指數各個板塊的實力此消彼長,由于部分企業市值大幅縮水,一大批公司可能將從標普500指數成分股中消失。而這個艱難的決定,就落到標普委員會的手上了。

  在分析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下面這兩件事。

  第一,根據相關規則,想成為標普500的成分股的公司,必須四個季度保持盈利。像特拉斯這樣盈利極不穩定的大企業,哪怕光論市值能排到前100,但由于無法保證在接下來的幾個季度內保持盈利,也無法獲得成為成分股的資格。

  第二,就目前的板塊劃分而言,科技股在標普500指數成分股中所占權重明顯過高。數據顯示,若標普500指數成分股中沒有蘋果、微軟以及谷歌,那么該指數過去十年的回報率可能會降低23%。

  那么在危機后的調整中,哪些企業可能能除名呢?又有哪些企業會候補入選呢?

  外界關注的焦點,就是前面提到的特斯拉。特斯拉能否成為標普500指數的成分股公司一直是市場關注的重點之一,因為這是該企業能否獲得穩定盈利的風向標。

  數據顯示,截至上周五收盤,特斯拉的市值為1510億美元,這一體量完全夠資格入圍標普500指數成分股行列。然而,利潤才是關鍵。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特斯拉成功入圍標普500指數成分股,那么該指數的汽車板塊將發生根本性改變——權力中心從傳統汽車和新能源汽車的轉移。

  數據顯示,按照特斯拉當前的市值,若成功入圍的話該公司在標普500指數中所占的權重將為0.66%。相較之下,通用只有0.12%,福特僅為0.08%。

  科技股依然為王
  近年來,科技股在標普500指數成分股中占據統治地位。話不多說,我們一起看看下面幾組數據:
  1.蘋果的市值從2010年底至今一共上漲了1萬億美元,為標普500指數貢獻了7.5%的增長率。

  2.谷歌的市值在同樣的時間內上升了8000億美元,增長貢獻率為6%。

  3.微軟的市值自從2010年以來狂漲1.2萬億美元,為標普500指數的增長貢獻了9%的力量。

  在2010年前后,這些科技巨頭的市值和特斯拉相仿,但是最近十年,雙方已經拉開了巨大差距。統計下來,這10年間三大科技股巨頭就一共為標普500的上漲貢獻了23%的力量。

  在此次危機過程中,科技股的表現依舊搶眼。隨著航空業、制造業和工業在疫情期間大受打擊,科技股在標普500指數中的地位或將變得更加重要,增長貢獻率也有望進一步提升。

  成分股企業變更頻繁會帶來什么影響?

  雖然標普500的成分股時不時就會發生變化,但鑒于最近市場出現巨大波動,成分股公司的變化幅度可能過大,這會產生一些意想不到的結果。

  數據顯示,去年有20家公司由于市值過低而被標普從成分股中剔除,2018年和2017年則分別為22家和24家。對比之下,有分析師預計,標普500委員會現在可能不得不更換30余家成分股公司——也就是說一次更換的數量比平時一年都要多。

  事實上,一次性更換數十家成分股公司,也是無奈之舉。數據顯示,經過魔鬼3月的洗禮之后,現在有不少公司的市值已經低于標普500成分股企業82億美元的市值門檻,航空業和零售業是重災區。比如在2016年被納為成分股的阿拉斯加航空,如今市值只剩35億美元;服裝制造商PVH目前市值已經跌至慘不忍睹的3.1億美元,另一著名零售品牌 Harley-Davidson也有類似的遭遇。

  標普500委員會的當務之急,就是決定給這些低于成分股門檻的公司多少寬限期。而市場上另一些不同的聲音,也值得委員會留意——比如修改成分股企業入選標準的建議。

  標普委員會面臨的艱難抉擇
  正如上文提到的那樣,修改成分股企業的入選標準,是市場人士提出的一個最新訴求。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呼聲,主要是出于兩點考慮。

  一方面,標普要求公司在被納入標普成分股的前一個季度必須保證盈利。但根據當前的市場狀況,2020年的第二季度的企業營收預期會比第一季度更糟糕,所以這會導致很多公司難以符合被納入標普500指數成分股的要求。

  另一方面,由于疫情期間各大行業的發展出現明顯分化,如果標普不改變此前的要求的話,成分股企業的板塊實力分布可能會進一步失衡,科技股的勢力將進一步壯大,這不符合標普500指數的全面性、公平性的定位。

  說到這,我們就不得不再次提及那個關鍵話題了:標普委員會如何解決科技股權重過高的問題?

  從今年的情況來看,之前被寄予厚望的旅游、共享經濟行業前景非常糟糕,優步、來福車以及大量的中小型共享經濟企業今年恐怕都難以實現盈利,更不用說進軍成分股之列了。而科技股目前已經占有標普500指數26%的市值,達到21世紀初科技股泡沫以來的巔峰。如果進一步納入亞馬遜和Facebook,占有率就將到達36%,標普委員會可能不愿意在成分股中再加入一個具有統治性地位的科技巨頭。

  
  綜上所述,雖然美股漲勢如虹,但標普委員會的考驗才剛剛開始。而疫情過去之后,標普500指數將來會出現怎么樣的變化,也仍然有待觀察。

    本文鏈接:http://www.omklfx.live/cj/waihui/2020/0519/835199.html
    轉載請保留此鏈接!


  • 責編:財經網



黑龙江体彩11选5开奖